? 【都市爽文】朝词苏辞秦独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君不贱 朝词精彩章节-布乐QQ红包怎么用 QQ红包怎么用
当前位置:首页?>?QQ红包怎么用资讯

朝词

作者:布乐 来源:布乐QQ红包怎么用 时间:2019-09-27

《朝词》 第十八回“殷谣” 免费试读苏辞到家的时候算得上“披星戴月”了,苏府的门很奇怪的没有上锁。莫非是父亲要责罚我今日酉时还未归特地开着门警告?想到苏相国那张严肃凶煞的脸,苏辞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今日去哪了?”刚路过亭廊,一个深沉的男声自亭柱后传来。一句“辞儿下回再也不敢了”差点脱口而出,仔细一想

朝词精彩章节

朝词君不贱QQ红包怎么用精彩片段:自阴影处走出来,苏白手腕轻转,习惯的拿扇柄敲了敲苏辞的额角:“没大没小,兄长的名讳也是你直呼的。”“今日去哪了?”刚路过亭廊,一个深沉的男声自亭柱后传来。一句“辞儿下回再也不敢了”差点脱口而出,仔细一想又觉得声音不对。“兄长又如何?兄长就可以蹲在小角落吓人了?兄长就有理了?”看来是吓得不轻,苏辞喋喋不休的责怪着。苏辞到家的时候算得上“披星戴月”了,苏府的门很奇怪的没有上锁。莫非是父亲要责罚我今日酉时还未归特地开着门警告?想到苏相国那张严肃凶煞的脸,苏辞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朝词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朝词》 第十八回“殷谣” 免费试读

苏辞到家的时候算得上“披星戴月”了,苏府的门很奇怪的没有上锁。莫非是父亲要责罚我今日酉时还未归特地开着门警告?想到苏相国那张严肃凶煞的脸,苏辞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今日去哪了?”刚路过亭廊,一个深沉的男声自亭柱后传来。一句“辞儿下回再也不敢了”差点脱口而出,仔细一想又觉得声音不对。

回过神来愣了半晌,苏辞脸上浮现出怒意:“苏白!你很闲吗!“

自阴影处走出来,苏白手腕轻转,习惯的拿扇柄敲了敲苏辞的额角:“没大没小,兄长的名讳也是你直呼的。”

“兄长又如何?兄长就可以蹲在小角落吓人了?兄长就有理了?”看来是吓得不轻,苏辞喋喋不休的责怪着。

微抬了下颌嬉笑的看着叫嚣着的女孩,苏白作势要走:“也好,那便叫了父亲来处置。”

“别,别,好哥哥,好兄长,千万不要告诉父亲。”苏辞慌忙拉住苏白的衣袖,眨巴着圆溜溜的杏目撒娇道。

佯装嫌弃用扇柄抵开苏辞的小脑袋,苏白正经道:“也行,不过你要老实交代今日晚归所谓何事。”

“只是…………只是同卿儿上街挑选些女子的东西…………”

“往日挑选也不见你如此晚归,如今辞儿也敢欺瞒兄长了,看来还是要父亲来才管用。”

”是…………是去了怀储院。”苏辞心虚的低着头小声道,多数人都知道今日是大皇子去了怀储院,苏白更不会觉得她们是突然的善心大发。

本已经在心里打算好怎么回答下一个刨根问底的盘问,谁知苏白只是轻声嗯了一句,便没再多问:”时候也不早了,回去早些休息吧。“

如释重负般深深呼气,苏辞也未注意苏白有些古怪的神色,总之先溜为上才是正道。

今日的房间安静的出奇,往日歌容早该咋咋呼呼的跳出来责怪自己上街不带着她。推开房门,只有迷鸢一人往沐浴的木桶里换水的身影。苏辞一边解开衣裙一边问:“歌容怎么不在?”

“午间叶小夫人前来与夫人谈心,看样子是要住上些时日,歌容被抽调去打扫闲置的院子了。”依旧是冷冰冰硬邦邦的声音,苏辞实在要怀疑迷鸢是不是真实的人,任何时候都没有情绪似的。

试了试水温,苏辞将整个人都泡进水里,累了这么久来一桶恰到好处的澡浴,骨头里都透着酥酥麻麻的幸福感,微闭了眼享受着迷鸢的服侍,苏辞道:“叶夫人?是我那堂嫂嫂吗?”

“是。“迷鸢淡声道。

“她与母亲有何事能谈?”苏辞实在有些不解。

叶家是苏老夫人的母家,苏老夫人的兄长本不过是边沿小城的知州,随着苏修郎成为相国,这自己舅舅也理所当然的受到提拔,步步升迁,很快回到了平阳城担任吏部侍郎。可惜唯一的儿子前几年患了腿疾,无法自己行走,没了这大好的前程。

对于叶纵这个堂兄,苏辞的印象还只停留在他的腿尚能行走的时候,是书香门第常有的翩翩公子,白净儒雅,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端正模样。而对于堂兄的妻子,苏辞还未曾谋面,只听说是夫子人家出生,亦是门当户对的贤德女子。

迷鸢一向不爱讨论闲话,并未很快回答苏辞,大概是在想怎么用最少的言语来叙述这事儿。

不等她考虑完,歌容气喘吁吁的声音便在门口响起:“是姑…………姑娘回来了吗?”一边说着一边轻敲着房门。

“进来吧。“迷鸢冷着声道。

“姑娘,您可算回来了。”灰头土脸的屈膝跪坐在苏辞的浴桶边,歌容一脸的委屈无助。

虚掩着嘴角,止不住的笑出声,苏辞道:“与我说说,今日都有什么趣事儿?”

一听苏辞有兴趣,歌容立马没了前头疲惫的模样,兴致勃勃道:“叶家公子啊,似乎是寻了新欢,这几日尤为恩爱完全忽视了自己的发妻,叶小夫人来的时候泪眼汪汪的,可怜极了。听说那新入门的女子名唤殷谣,是问春楼这段时日最受欢迎的舞姬,样貌出众的很。不少公子挣破了头想要一睹芳容呢。“

越是听歌容描述,苏辞越觉得像极了魏氏,当年的魏氏不也是京鼓楼唱曲儿的头牌花旦吗,不也是多少公子抢破了头想要去一睹芳容的女子吗。

这下苏辞倒是有些明白自家堂嫂嫂来拜访母亲的目的了,无非不是问如何稳固当家主母的地位,如何抓住枕边人的心。毕竟说起来母亲也是个成功的过来人,如今即便魏氏依然被父亲宠爱,也窜不得太高。

“坊间都说啊,这殷谣的眼角落了颗红色的泪痣,妖艳得不可方物,还有人称她是狐仙下凡呢。“一开话匣子,歌容就再也止不住,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才好。

“狐仙?怎么不是狐妖啊。”有些讥讽的笑了笑,苏辞不可避免的对殷谣有着十分不友好的印象,对于妾氏这一类人,她一向认为是祸害般的存在。

她至今也不可能忘记魏氏背地里的那些拙劣手段。

大概是一直被祖母护着,六岁前的苏辞还是不知何为人心险恶,而魏氏最为嚣张的时刻,恰是这个阶段。

母亲来了癸水时身体便虚弱的像是离了水的游鱼,细细密密的冷汗不断往外冒,似乎动一下便疼得不行。小小的苏辞还不懂这些,可她还记得外租母曾教过自己,见到母亲这般模样便要为她熬上药汤,放些暖身的药材,放些生姜,母亲怕苦怕涩,还要放些红枣红糖,提提味才好。

这该是女婢的事儿,可苏辞总觉得自己亲自熬好的汤药能让母亲好的更快些,因为外祖父说过,倾注爱的汤药会有更好的功效。

从膳房熬好药再送回母亲的卧房,这中间要跨过整整半个苏府的距离,好不容易煎好了药,却被迎面走来的魏氏撞翻,真真是一滴不剩。

苏辞蹭蹭冒着的火气还未发出,魏氏倒先叫唤起来了:“你是存心要害死我吗?这样滚烫的东西直接往我身上泼?”

“分明是你自己撞…………”未等苏辞说完,魏氏便毫不客气的甩来重重的一个巴掌,怒道:“不承认错误便罢了,还顶嘴,实在是没有教养。”

被极大的力气扇得晕头转向,苏辞是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眼冒金星,怕是再大些力便能直直地摔出去。回过神来的苏辞没有半分犹豫,捡起地上的空碗就往魏氏的头上砸,一个孩子的力气根本不足以伤到她,微微侧身便能轻易避开,可苏辞丢的碗却愣是将魏氏的额角砸出了血窟窿。

还有些惊讶于自己的气力,下一秒身后便是父亲气愤的声音,回头再看魏氏,早已没了先前的嚣张模样,弱不禁风的匍匐在地上,低低的哭声断断续续。

直到看着母亲强忍着不适,脸色苍白如纸在与父亲争辩,直到看见一向慈爱的祖母对父亲显露出严厉愤怒的神色,苏辞才知道,原来人会为了利益不惜伤害自己来换取那一无是处的同情心,原来无论多少年的深厚感情都敌不过时间的消磨。

都说妾氏**,说她们只会些上不得台面的伎俩,可还是有那么那么多的所谓“上得台面的”当家主母因为她们,满眼满心的计算都只停留在了这门内的四角天空里,最终不得不学会和她们相差无几的伎俩。

QQ红包怎么用《朝词》 第十八回“殷谣” 试读结束。

朝词君不贱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朝词》 第十回“两情相悦” 免费试读

一曲别过万重山,两情相忘若何难。听戏的看戏的来往相忘,唱戏的谱曲的难以释怀。

苏修郎与何念纭的爱情佳话当初是不亚于宣宁侯夫妇的。

那时的苏修郎还不是现在的苏相国,说不上尊贵也谈不上低贱,他的外祖父叶王爷晚年落魄,迁去了北边的怀州,叶家的公子也不过混了个知府,年轻时极富盛名的叶郡主嫁的只是个五品官。

平阳这个地界,要么就是泼天权势要么就是苟且偷生,如何也好过不上不下的位置,仗不得欺人势,行不得无赖理,最是难熬。

何念纭没有成为苏夫人之前的生活却是十分滋润,有一个给小皇帝做老师的父亲,一个太医院院长的女儿做母亲,也是书香门第了。

坊间盛传,苏公子的文章作的极好,是胸有大志者。

苏辞不知道父亲是不是第一个对女子许诺“待我金榜题名,定来迎你红妆”的男子,但确确实实是第一个说到做到的状元郎。

一对亲梅竹马十余年的感情是要怎样有魅力的女人才能破坏,苏辞左思右想也想不出魏氏的过人之处。

“子义哥哥,我能问个问题吗……”苏辞有些心不在焉地抄写着母亲整理的药本。

“你问便是。”苏子义慢慢地把苏辞随手丢下的字稿拾起,抚平,一张张放好。

“你记得………你的娘亲是为何入府的吗?”

有些泛白的手指顿了顿,苏子义好看的睫毛下意识的轻颤了两下:“大概………是族中的长辈引进来的,算是远房表妹吧。”

幼时模糊的记忆又在苏子义的脑海里闪过,她的脸色似乎永远都是苍白的哀怨的,她似乎总拿着一个香囊呢喃着陌生的名字,她似乎日日望着窗檐,直到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

“辞儿日后一定要嫁给心爱的男子啊。”苏子义没来由说了一句,他无法想象眼前爱说爱笑的苏辞露出和自己的母亲一样的神色是何般境遇。

被苏子义的一句话说得双颊微红,苏辞的眼前一闪而过的是孟承钧含笑的眼睛。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苏辞忽地把笔往砚台上重重一放,笔尖的墨汁在宣纸上炸开,如静水湖中被石子激起的水花:“糟了!卿儿早晨派人来传话要我去三华楼寻她的!”

慌忙逃走的背影落在苏子义的眼里,他低下头轻笑了一声,又看了眼屋外树枝上站着的秦独:“你瞧,这不就是两情相悦吗。”

三华楼在平阳算得上是有名头的食楼了,可它的妙处不光在吃食上,还在于它所处的位置。

除去北边的大门有一座桥连着陆地,其余三面向外看去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水面,水清却有鱼,白色的灰色的四五成群,偶有跃出水面的花鱼,在空中舞出晶莹的水珠在阳光的包裹下闪出金光,晃了神便觉得像极了神话图志里描绘的人鱼。

苏辞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不是花鱼出水的美景,而是江卿儿出水的狼狈模样。

不远处的桥头,白衣红鞭,扬止间气量极大,带过一阵疾风。

与之对峙的是一身粗布黑衣的男子,满是污渍的脸已然辨不出本来的模样,只能隐约看到左脸似乎有一道不浅的疤痕。

化为红影破空而去,长鞭并未打到男子身上,重重地劈断了旁边的矮树。

堪堪避过长鞭,男子踉跄了两步,慌忙溜进人群。

似乎并没有追上去的打算,不见半刻犹豫,白衣女子回身跳入水中一把抓住江卿儿的腰便往岸上游。

“咳咳………多谢赵……咳赵姐姐。”被呛得满脸通红止不住的咳嗽,江卿儿的眼睛却闪着兴奋的光芒。

似乎并不愿同江卿儿多说,赵湘面无表情地点了头,便起身离开。见热闹结束,人群也渐渐散开,三三两两聚着小声嘀咕了几句。

暗暗松了口气,苏辞脱下外袍批在江卿儿身上:“你叫我来不会就是看你和满池的鱼儿嬉戏的吧。”

一旁的崔蕊早就吓得泣不成声,愣愣地站在原地,这下见江卿儿没事,猛地跪在地上:“是,是我家姑娘想着出来看看五姑娘您到了没有,刚出三华楼就被那黑衣男子挟持,赵姑娘与那人混战中姑娘不小心落了水………若……若是姑娘出事………”

“好了,你家姑娘现在无事,不如去备上轿子送她回去吧,免得着了凉。”迷鸢向来受不了哭闹,这会儿皱着眉安慰,看着严厉极了。

“是……是………”崔蕊慌慌张张地想站起身,却被裙角勾住,冷不防摔了一跤,又快速爬起来四下寻找租轿子的地方。

许是觉得冷,伸手紧了紧衣衫,江卿儿倒一点儿没有害怕的神色:“赵姐姐那套鞭法真是帅气的很,今儿个回去我便叫父亲找个教鞭法的师傅来。”

苏辞打理着江卿儿湿漉漉的头发,并没有回话,心下的疑虑越来越浓。

平阳城中的秩序一向井然,民众即便认不出世家小姐和官家女眷都是哪家的,也多少从衣着上就能看出身份,都恭恭敬敬从不冒犯,敢在城内明目张胆地挟持江卿儿…………怕不是小人物。

又看了看神采奕奕的江卿儿,苏辞有些苦恼的扶了扶额。被父母和兄长给予千般宠爱万般包容的江卿儿平日里几乎是横着走,得罪的人要数也数不过来,若真要细细想来,便会觉得不少人都恨她恨得咬牙切齿。

仓皇逃走的黑衣男子拖着流血不止的残腿躲进了巷子里。被鞭子抽打到的皮肉已经向外翻卷,流出的血把伤口和裤子粘在一起,一动就能重新撕开伤口。

“该死的,差点就成功了!”浸过盐水的牛皮鞭让伤口像在被火灼烧,男子一边撕下衣角草草包住伤口,一边咬着根木棍,疼得汗水直流。

看着眼前的一幕,苏眠的手一下没了力气,拿着的团扇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落地声。

猛地抬起头,男子的眼里透出了野狼看见猎物般的神色:“上头只说弄死一个官家的姑娘,看你这一身,想必也是个小姐了。”

眼看着男子从腰间抽出匕首,苏眠的脸一下变得惨白,耳边是阵阵嗡嗡声,一时间竟也忘了避开。

温热的血浆溅到手上的时候,苏眠只觉得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不好了!杀人了!”不知是谁大喊一声,狭小的巷子忽地围满了人,不远处是护卫带着剑赶来的脚步声。

看了眼地上躺着的人,黑衣男子翻身越上围墙,露出满脸的厌恶:“今天是见了鬼了,碍事的人真够多的。”

苏眠看着倒在血泊里的陈知,慌张地捂住他不断涌出血的腹部,撕心裂肺的哭喊出声。

劫后余生的担忧,救命之恩的感激,生死一线的恐惧…………百般情绪都化作抑制不住的哭喊。

QQ红包怎么用《朝词》 第十回“两情相悦” 试读结束。

布乐QQ红包怎么用
最新资讯